2008年水黄事件发生后

如果发生“水黄”怎么办?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南水北调饮水安全保障方案中,还对饮水安全加上了最后的“保险”—市自来水集团将建设应急饮用水生产储备中心,目前正在筹建。

早在2009年,北京市就在丹江口水库建了一个“微型水厂”,微型水厂的处理设施、工艺流程全部模拟北京各自来水厂。“这个微型水厂的建立源于2008年的‘水黄’事件,从整个事件来看, 虽然‘水黄’给城市运行、居民生活带来了不利影响, 但政府各部门应急处置得当,没有对整个城市的运转造成影响,并且从中汲取很多经验教训,为南水北调水进京做好了充分准备。”北京市水务局供水处处长胡波表示。

记者了解到,此次南水进京涉及的城区水厂包括第九水厂、第三水厂、田村山水厂和郭公庄水厂四大主力水厂,其中前三大水厂均为双水源,既有本地水源又迎纳南来之水。以第九水厂为例,该水厂共有四个进水口,分别来自于密云水库、怀柔水库、应急地下水源和南来之水,通过控制水厂进水闸门的大小,就能控制进水比例,从而实现“混搭”的目标。

北京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市供水部门已在丹江口水库的试验基地做了近6年的“水土匹配试验”,并根据试验结果采取了若干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相信今年江水进京后不会出现大面积“水黄”现象。

胡波坦言,虽然从目前各项准备工作来看,发生大面积水黄的可能性不大,但局部、短期的水黄现象并不能完全避免。他举例说,“比如一个家庭全家出游一周,回来刚打开水龙头肯定会发现水有些发黄,要多放一会,等水澄清了,再用就没事了。”

由于南水北调水源属于长距离输水,出现突发事件的风险性也相应增大,为避免出现近年来国内各城市发生水源污染后的抢购瓶装水现象,北京市应急饮用水生产储备中心建成后将具备每日3万桶桶装水、80万瓶瓶装水的应急供水能力,能够满足50万人一天基本饮水需求。

为保证北京的供水管网适应南来之水,北京市目前着重对没有防腐涂层的老旧管网进行了更换,长安街沿线、几大环路干线以及主要的连接线均进行了更换。对不便于更换的地下管道,自来水集团采取了一种除锈喷涂技术,去除掉管网中的沉积物,并给管网内壁穿上“新装”,从而保证管网水质稳定。“截至目前,经过更换和防锈处理的管网长度达到了2200公里。”胡波说。

据介绍,2008年“水黄”现象发生后,北京市水务局立即组织了由清华大学、中科院生态中心等单位组成的专家小组,寻找原因,研究解决办法。经实验测定,由于河北省黄壁庄水库来水中成分不同,特别是硫酸根、氯根浓度大幅度增加和碱度的减少,增强了水的腐蚀性,打破了北京供水管网中管垢的酸碱平衡状态,造成管垢的保护层被破坏,内层疏松的铁锈溶入水中,造成自来水龙头出现“黄水”。

胡波介绍,今年南水北调水源进京后,南水北调水源与北京地表、地下水源将共同成为北京市的供水水源,城市供水系统将面临更加多样而复杂的水源格局,多水源供水带来的管网适应性的问题也对城市供水管理部门和企业提出了新的课题。

拉森指数(lr)是目前评价水质对铁质管网腐蚀程度的常用方法,试验结果表明,若将出厂水的硫酸盐浓度控制在每升80毫克以下,拉森指数小于0.8,管网铁释放现象就能够得到控制。

胡波介绍,为了不让郭公庄水厂生产的自来水与管道中的水垢发生反应,供水部门将通过控制管道压力,让该水厂供水范围不越过南三环一线,而在这一线以南多为新建小区,管网积垢不多,产生明显水黄现象的可能性不大。

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主体已经完工,今年秋季汛后,来自丹江口水库的清水将沿线北上,滋润华北,为首都“解渴”。然而长途跋涉而来的江水与北京本地水源水质不同,现有城市供水管网能否适应?人们依稀还记得,2008年北京调用河北应急水源后,出现了较大范围自来水发黄的现象,这一情况是否会重演?北京是否做好准备迎接江水进京?

为了摸清“南水”合不合北京供水管线的“胃口”,北京自来水集团将所有在用的供水管线分别截取下来,千里迢迢运到丹江口“微型水厂”,在现场进行浸泡试验。试验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观察阶段,观察水质在北京的供水管网中是否发生了变化。“刚运来的时候,所有的水管都出现了发黄现象,有轻有重。”第二阶段为控制阶段,通过改变水中的相关指标,来观察和判断是否还会出现黄水现象。

“之所以做出1∶4搭配比例的决定,一是汲取河北水进京时的经验教训,二是缘于将近6年在丹江口水库模拟试验室连续的监测数据总结。”胡波介绍。

2008年“水黄”事件发生后,北京市自来水集团采取不同兑水比例的调度运行方案,严格控制外来水与本地水的取用比例。这种运行方式要求每天依据用水需求和水源特性统筹测算,将拉森指数为0.8作为基本参数,统一调度市区各水厂配水量。在后来多次水源切换时没有再发生大范围的“黄水”现象。

与上述三大水厂不同的是,位于南四环附近的郭公庄水厂以南水北调之水为唯一水源,年底前具备通水条件,一期日供水能力可达50万立方米。郭公庄水厂建成产水后,产自第九水厂的自来水就不用再“长跑”70公里到南城服务了。

科研人员分析发现,丹江口水库水硫酸盐和氯化物相对不高,其腐蚀性与北京地表水接近,但高于北京地下水。出现明显“黄水”的管路系统在持续通水的状况下,黄水会随时间逐渐减弱,直至稳定,正常合格。

记者在香港水务署的网站看到对此现象有如下解释:“呈黄色的食水只含微量铁质,不会危害健康。事实上,一般人每日从食物中吸收的铁质,远超从这些食水中所吸取的铁质。在正常情况下,只须开动水龙头冲洗片刻,水带微黄的问题通常可解决。”

“大部分国际城市只有一处水源,但北京却有20多个水源地。”谈起怎样保障北京用水,北京市自来水集团新闻发言人梁丽十分感叹,“只有我们知道,北京为了解决居民用水的后顾之忧,是怎么千方百计、七拼八凑从这些水源地取水和输水的。”

虽然从目前看,丹江口水库的水质与密云水库的水质基本相似,差别不大,管道的适应度也很高。但从安全、稳妥的角度出发,北京市水务局还是确定了1∶4的搭配比例,即南水与本地水源进行1∶4搭配使用,明年再逐步扩大江水的用水用量,最终达到1∶1的比例。